澳洲留学生的日常生活究竟是怎样的,如果真想了解这个问题,除了自己亲身经历,最靠谱的办法大概就是去澳洲留学体验一下,但是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已经去澳洲留学过的学生之口了解澳洲留学生活事宜。希望这一切大家都可以清楚。下面小编就具体来讲讲澳洲留学的注意事项。

  —-初到澳洲—-

  05年踏上澳洲那片土地时,我实际年龄还不满18,英语只有6分雅思水平,澳洲英语又有口音,以至于2个月内基本不知道大学在讲什么,成宿成宿熬夜更是家常便饭。

  但是还是得跟父母说,一切都好,到澳洲后每次和家里联系这几乎成为我的口头禅,这也好,那也好,什么都好。

  目的只有一个,不想让父母操心。

  其实我什么都不会,在成都时从小到大从没受过苦,没做过家务,什么都是爸妈弄好,什么都有爸妈解决。

  饭不会做,不要脸地说在家时碗都洗不干净,电饭煲都不会用,拖布扫帚根本没碰过……然后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出去了。

  —-感恩好心人—-

  下飞机后我什么都不熟,在新加坡转机也不会,墨尔本下飞机后找了很久才去转盘取行李,旅行箱太重我根本提不动,谢谢当时好心人帮我提下来。

  由于未成年必须有监护人,就住了寄宿家庭,不知该说我幸运还是怎么,当每个新朋友抱怨他们寄宿家庭不好时,我觉得我的Homestay
parents对我很好,土生土长的当地白人。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好”是相互的,当时家里一共有4个寄宿留学生,只有我会在空闲时候帮他们做家务,什么都做,没事的时候帮他们洗洗碗,吸吸尘,其它三个留学生都有不同程度抱怨时,我却觉得Homestay
parents对我很好,有空的时候会接我上下学,也会给我做午餐带去学校(很多留学生都抱怨在寄宿家庭吃不饱)这点我从来没有经历过。

  他们有时还会专程买麻婆豆腐的调料给我做,而整个家里一共8口人就只有我一个人吃这个。

  诸如此类,对于刚到澳洲的我相当感激。

  (欢迎关注澳洲最火公众号:滴答澳洲站 ID:aozhoukid)

  我这个人记仇,也记恩,后来离开那里也有每年圣诞新年寄点小礼物回去,以至他们家住过那么多留学生他们还记得05年的时候有个叫ZOE的话不多的女生住那里。

  —-独立成长—-

  本着我的冒险精神,到澳洲第二天我就跑到CITY去。

  由于自己本身人生地不熟,英语又半罐水,加上我是纯种路痴,那天早上9点Homestay father送我到CITY后,我下午将近7点才找回家。

  刚到那里时没手机,地图也看不懂(当然现在也看不懂)Homestay
father给过我一个电话说找不到就打电话他去接我,但按我这个个性不到死绝对不求助。

  自己就在外面晃了一整天,搭错过无数次车,转了无数次车,又走了半小时,终于回到家里。

  对在成都时出一环就找不到路的我来说,在澳洲迷路更是家常便饭,看不懂地图就成了致命伤。

  后来自己去学校注册,什么都找不到,校园巨大。

  纯粹一周都在学校里晃找这找那,拿到学生卡后又抽空去办保险、银行卡、手机卡什么的,什么都不会,什么都看不懂,提款机都不会用,当时好羡慕澳洲有亲戚的同学。

  虽然我有个表哥在悉尼,当时05年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在悉尼呆了6年,我又是那种性格,不到死不找他,于是这8年内一次求助电话都没打过。

  时间过很快,满了18岁以后,虽然寄宿家庭很好,但是由于寄宿很贵我就搬了出来。

  刚到经验不足又有学业压身,随意在外面找了间房子,又是那个死个性,拒绝了Homestay
parents开车帮我搬家,一个人拖个大行李箱,背几大包东西硬是转了火车又转电车拖着箱子又走了将近半小时才到新家。

  箱子大到我根本搬不动,上火车和电车都是当地人帮我搬上去……又要谢谢那些好心人。

  —-适应生活—-

  独自一人住以后我根本不会做饭,曾经几个月里吃遍了鸡蛋炒番茄、鸡蛋炒黄瓜、鸡蛋炒洋葱和方便面,不知道几次烫伤自己。

  买东西很不方便,有时想省事买20Kg大米往家搬,从超市到家半小时的路程我要走一小时,根本提不动。

  两三个月后,我才稍稍习惯点,这期间打电话回去还得次次安慰爸妈让他们放心放心,自己什么都行……其实自己什么都不行。

  —-奋斗学业—-

  念大学时有一个学位我修的是新闻,全班只有我一个母语不是英语的人。

  压力很大,要读的东西很多,有些课一周就要求读一本小说,说实话有些小说关系到18世纪工业革命还有些古英语,没有西方背景很难懂,我就硬着头皮看、硬着头皮写。

  学播音压力更大–因为母语不是英语,往往要比别人付出N倍代价,一天只有4-5个小时可以睡,还要包办自己所有日常琐碎事务。

  有时也做做义工,忙到没办法和家里联系,只能QQ留言,也只能说一切都好。

  曾有半年神经衰弱彻底失眠,上不了课,拿了医生证明系里答应给我注册两门课(本来移民局对留学生硬行规定必须每学期注册4门)结果最后一学期我就得学6门课,把之前的补上。

  留学生都知道一学期6门课是什么概念,系主任找过我谈话,她说从没人敢这么学过,包括当地人。

  我游说了很久,她答应可以帮我注册多的课,但是如果我不过她会有麻烦。

  最后一学期压力巨大,我不怕我亏,我怕害了帮助我的人。很幸运的是,努力没白费,6门全过,成绩很好。

  我去系里开成绩单时她很惊讶,后来逢人就说这个中国学生一学期学了6门,我还记得一堆白人同学当时在Faculty
Office围着看我成绩单的情景,一辈子都忘不了。

  后来们对我印象很深,学新闻的中国学生很少,加上我不爱讲话,但是成绩不错。

  系主任的名字一辈子都忘不了,Jo Grey.后来每年回墨尔本我都会去学校去看她,她一直记得我;她帮过我,我一直记得她。

  这8年中,我基本没回家过年,常常国内大年三十,我们澳洲却在考试。

  节假日和我们根本没什么关系,传统新年一个人过的留学生大有人在,生日也常常忙到自己忘记,不过忘记自己的生日不要紧,爸妈的生日必须记得。

  顺利毕业后,我又修了翻译课程,并拿到翻译资格证。虽然只是笔译,但还是很高兴。

  我心里很清楚自己并不够称职–英文不够好,没有考过4、6级,比起其他专八毕业的同学,我压力很大。

  考翻译那年刚满20岁,没记错的话我是班里最小的学生,班里却是高手如云,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51offer独创互联网留学方式,帮助学生降低留学成本,低至0中介费;拥有海量留学大数据,帮助学生提高申请率,轻松搞定世界名校。
  留学合作院校总数超过300家,覆盖美国、英国、澳洲、新西兰等国家。
  51offer,让留学更简单!
  ►►►详细了解51offer留学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